最快报码室

2019-07-23 07:01:21 来源: 期货资讯网

各位好,今天我是一个替补性发言,我看到大家发言的时间都不够,其实把时间拉长一点就不用我来替补了。但既然来了,我就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作一个分享。

  各位好,今天我是一个替补性发言,我看到大家发言的时间都不够,其实把时间拉长一点就不用我来替补了。但既然来了,我就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作一个分享。

  中国经济这两年,也许还包括未来的几年,基本就处在一个突围的状态。为什么要突围呢,我们被什么力量围住了呢?

  主要是两个力量,一个是全球格局正发生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正当其中,被围住了,另一个力量是我们自己多年的高速增长带来的国内经济的一些变化,这也把我们围住了。那么,能不能完成这次突围,关系到中国能不能晋升到现代化强国的行列,同时也对全球经济走向会产生一些外延式的影响。这就是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主要内容。

  一、这个世界跟过去再也不一样了

  我这个看法其实2017年就形成了,当年我出了一本小书,当时想了想,书名就拟为《突围记》。那个时候很多看法还不同,因为要回顾改革开放40年,很多国人更多地看到自己的经济发展和成就,这也是对的,但在2017年的一些调查研究中,我们也确实看到一些麻烦的现象,某种局势已经形成了。

  我先讲讲国际上的一些情况。我并不是国际问题尤其是所谓中美贸易问题的专家,我只是用经济学的视角和基本构造来帮助各位去理解,为什么全球形势发生了这么深刻的变化。

  战后的全球局势简化地看,可以说就是一个“穷经济”和一个“富经济”。富经济的特点是人均资本多,人口、劳动力不多,但资本的积累量非常雄厚,因此生产率高,收入就高。穷经济正好相反,人数很多,劳动力很多,但没有资本积累,这个资本既包括物质资本,也包括知识资本。资本不够,生产率就低,主要依赖自然给予的力量,所以生产力低,导致了穷困。

  这是两个基本的经济板块,就是战后所谓的“南北问题”,即一富一穷。大家注意到这张图中间有一道蓝色的壁垒,战后我们长期处在这两个经济体各自的阵营内,相互之间是不怎么开放的。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一个原因是,包括中国在内,都是二战以后独立的,对国家主权看得非常重,所以当时的整个认识包括对发展经济的认识,都认为要维护国家主权,就要关起门来搞经济,不能随便让外国技术、外国资本、外国商品进来,要用国家政权把这些东西挡在外头,空出一个国内市场,来发展民族经济。

  当时普遍是这样的认识,当然也由于一些外部事件,如中国参加了朝鲜战争、台湾海峡局势、西方对中国的封锁等各种原因。总之,一穷一富的两个经济体,收入差别非常大,中间有一个壁垒,互不相通。

  邓小平非常重要的一个贡献就是率先在我们已经拥有了可靠的国家主权的情况下,主动开放,拆掉壁垒,引进外资,大胆地开放国人对外部世界的了解,让信息、科技、知识、商业模式、市场打通。这样一来会发生什么变化?

  穷国这么点资本,富国那么多资本,现在打通了,原来穷国是不可能得到发达国家资本的,打通后,穷国可以和发达国家的劳动力一起利用这些资本。人工也打通了,虽然移民还没有那么开放,但各国劳动力生产的产品是可以贸易的,其中一部分服务也可以贸易,只要可以贸易,就相当于人力资源在全球范围内有相当大程度的流通。

  一打通,竞争就会激烈得多了,因为原来有壁垒,原来富国的人跟穷国的人之间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自己过自己的好日子,挣高工资,过现代化生活,壁垒打通之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但这个局面刚开始时你看不出来,我们中国人的经验就是这样,刚开始我们什么都不会,你的产品对发达国家的产品没有竞争力,但是事情会变化,只要持续地开放,持续地吸引外资,持续地让新技术进来,再穷的国家,人民还是肯学习的。

  只要肯学习,开放了的穷国学习曲线就会升得比较快,所以,所谓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经济角度来看,就是从这样一个基础演变来的,就是从差距很大的这样两个经济体之间有严格壁垒,到去除壁垒,所以这个世界跟过去再也不一样了。你简单分析一下,在这个经济版图上,到底哪个部分发生了变化,产生了竞争呢?

  二、中国几十年来的高速增长就是成本领先

  我们先来看发达国家。

  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资本家是非常欢迎全球化的,道理很简单,因为发达国家以前只为那十一二亿人口服务,现在全世界都来争取这个资本的服务,它的相对稀缺性提高了。我们都知道马云很厉害,马云融资也是到华尔街去融来的,如果不是在美国上市,阿里巴巴今天恐怕也不可能是一个几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华尔街为全球服务,赚全球的钱,全球化越是高歌猛进,它的业绩就越好。硅谷为代表的高科技部门也是欢迎全球化的,因为过去高科技的市场就是这么一个只有十一二亿人口的发达国家市场,现在中国一开放,印度一开放,全世界一开放,光一个Windows全球卖了多少?一个苹果手机全世界卖了多少?现在它们服务的对象已经远远超出了发达国家的边界。

  但并不是发达国家的所有板块在全球开放中都得到了同等的收益,技术含量不太高的这些行业、部门、地区、工人,其中也包括一些白领,它们的情况是不同的。刚才在听会的时候,我大概看了看我们这个会场,我们这个行当大概30年前是没有的,做投资这个领域的人都是在中国经济的开放、增长中长出来的,原来没有人做我们今天会议主题所关注的投资、PE这些事情,原来只是发达国家的那些人在做。现在又新冲进去了这么多人,所以竞争是很无情的。

  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中国人最早学会的那些制造,组装之类的基础工业流程,这个逻辑大家看得很清楚,中国人一旦学会了什么,发达国家的一部分人就有麻烦了。因为发达国家的人工薪水已经很高了,我们是从穷往富走,他们是从高处往低调,这个刚性是很大的,是很难调过来的。

  不发达国家也并非每一个板块的收益都是一致的,为什么沿海先富起来?因为这一波增长的源头是战后积累的资本和技术,谁靠近这个源头,谁先得到,就先富起来。国内的公民中懂一点英文的,知道一点新知识的,能跟发达国家打交道的,都是先富起来的人。

(T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td_xwnr1}
责编:期货资讯网
加载更多